当前位置:官网 > 学习园地 >

“营改增”后,集团内资质共享模式如何优化?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5-04 11:20     点击量:

“营改增”后,集团内资质共享模式如何优化?

1集团内资质共享模式介绍
集团内资质共享是指建筑业的母公司凭借高资质中标工程项目、签订工程承包合同,委托低资质的子公司履约合同,这种情况在大型央企、大型地方国有企业、大型民营企业内普遍存在,具体表现为局管模式和局托管模式。
局管模式是指以母公司名义中标大型工程项目或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大、具有战略性地位的工程项目,母公司设立项目指挥部作为项目管理机构,各子公司为参与单位,成立真正的施工项目部,完成工程任务。
局托管模式是指以母公司名义中标并签订合同,母公司不设置项目指挥部,授权子公司成立项目部代表母公司直接管理该项目,履行母公司与业主签订合同中的责任和义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集团内资质共享模式的管理现状
“营改增”后,建筑企业的内部管理要满足合同流、物流、资金流和发票流等“四流”合一,否则视为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因此来讨论下集团内资质共享模式的“四流”情况。
(1)局管项目模式的“四流”管理
在局管项目模式下,合同流、物流、资金流和发票流的“四流”模型如图1所示。

图1 局管项目模式的“四流”管理模型

在销项税端,母公司中标工程项目并与业主签订工程承包合同,业主将工程款支付给母公司,母公司开具工程项目的增值税发票给业主,但工程任务却是由子公司组织完成的,合同主体与施工主体不一致,“四流”不统一。
在进项税端,母公司与分包单位和材料供应商签订合同,并向分包单位和材料供应商支付合同款,并收取分包单位及材料供应商开具的增值税发票,分包单位及材料供应商提供合同规定的货物或服务,“四流”统一。
在销项税端,增值税由母公司流转到业主;在进项税端,增值税由分包单位及材料商流转母到公司,形成增值税抵扣链闭环。
(2)局托管项目的“四流”管理
在局托管项目模式下,合同流、物流、资金流和发票流的“四流”模型如图2所示。


图2 局托管项目模式的“四流”管理模型
在销项税端,母公司与业主签订工程承包合同,业主将工程款支付给母公司,母公司开具工程项目的发票给业主,但是工程任务的完成却是由子公司组织完成,合同主体与施工主体不一致,“四流”不统一。
在进项税端,子公司与分包单位和材料供应商签订供应合同,并向分包单位与材料商支付合同款,收取分包单位及材料商开具的发票,分包单位及材料商提供合同规定的货物或服务,“四流”统一。
在销项税端,增值税由母公司流转到业主;在进项税端,增值税由分包单位及材料商流转到子公司,增值税抵扣链没有形成闭环,在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断裂。
3集团内资质共享模式的主要问题
1局管模式的主要问题
局管模式的主要问题是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母公司虽然与业主签订了工程承包合同,并接受了业主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但合同却是由子公司去履行的。表现为增值税发票的接受方没有向增值税发票的开具方提供货物或服务,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
(2)局托管模式的主要问题
局托管模式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情况与局管模式相似,不再赘述;二是增值税抵扣链没有形成闭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整体税负增加。局托管项目的销项主体是母公司,进项主体是子公司,导致母公司不能进行抵扣,税负增加。子公司虽然有大量的进项,因为没有销项,无处可抵扣,因此母公司和子公司的整体税负增加。
4、企业的应对措施
“营改增”后,母公司和子公司均为增值税纳税人,双方以发生的真实业务为基础进行计价结算并发生发票流转,才能形成增值税抵扣链的闭环,并避免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风险。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为“子公司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母公司在子公司所在地再成立一个分公司,分公司仍然由子公司的人员组成。母公司承接工程合同后,其中主体工程交给分公司做,其他工程按照《建筑法》分包给子公司完成。母公司负责主体工程材料的采购,子公司负责分包工程材料的采购。子公司负责分包工程的履行,收取母公司的分包工程款,并开具发票给母公司,母公司在销项税端与进项端税“四流”合一,增值税抵扣链形成完整闭环,子公司在销项税端与进项税端“四流”合一,增值税抵扣链形成完整闭环。另外“子公司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还能解决局管模式和局托管模式的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问题。因为通过“子公司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母公司通过其中的一块分公司的牌子完成工程的主体工作,弥补了局管模式和局托管模式下母公司没有提供货物或服务的问题,实现了“四流”合一。
5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运作方式举例
假设某集团公司A中标某一工程1000万元(不含税),其中主体工程600万。该集团公司准备将该工程委托给旗下某一子公司B完成。于是集团A在子公司B所在地成立了一个分公司C,分公司C的人员由B公司人员组成,于是就形成了子公司的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子公司B和分公司C)。
为了履约完成该项目,集团公司委托分公司C采购物资、组织资源完成主体工程600万;并与子公司B签订了一个分包合同,合同价格为400万(不含税)。于是子公司B采购材料,组织资源完成分包工程400万。
从上例中可以看出,虽然主体工程由分公司C完成,分包工程由子公司B完成,但是实质上是由同一拨人完成的。在增值税方面,子公司B完成分包工程并交付给集团公司A,A支付给子公司B工程款400万及相应的增值税款,B开具增值税发票给集团公司A,这样该增值税发票相应的增值税额,对子公司B而言就是该工程项目的销项税额,对集团公司A而言就是该工程项目的进项税额。子公司B的销项税额减去购买材料、服务等所获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进项税额,就是子公司B当期需要交纳的增值税额;集团公司A将整个工程移交给业主后,获取业主支付的1000万工程款以及相应的增值税税额,集团公司A开具相应的工程增值税专用发票给业主,这部分发票对应的增值税额就是集团公司A的销项税额。集团公司A的销项税额减去分包给子公司B的工程增值税进项税额以及采购材料及其它服务获取的进项税额就是集团公司A当期应缴纳的增值税额。